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热度:825℃

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除了咖啡,Gabriel亦研究杯中物,店内有红白餐酒和Sake售卖。

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传统意大利饭的变奏,以神州白吟酿味噌加上甜椒昆布的Riso,清淡而有咬感。

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以54度慢煮50分钟的牛柳,嫰滑无比,肉汁充盈。

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以激素最少的丹麦鸡製作,加日式照烧酱慢煮40分钟,入口有照烧酱的甜香。

澳门新胜街有一间集餐厅、酒吧及咖啡店于一身的Che Che Cafe,是着名的文青聚脚地,店内摆满了电影海报、日本潮流杂誌,还有店主兼大厨Gabriel夹Band灌录的CD。这位拍过电影、爱夹Band的百分百文青,在大学读建筑系,在final year时,因喝了人生第一杯Expresso,毅然辍学走上咖啡师之路:「当年喝那杯Expresso,就如打开了潘朵拉盒子,不但开启了我的咖啡世界,也开启了我对于观察世界的态度。」

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Gabriel极爱电影,所以他的店挂上不少电影海报。

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Gabriel说做菜要好味也要吃得健康,他在店中也有售卖有机食品。

对Gabriel来说,咖啡是一个很大的世界,每粒咖啡豆就像一个人,生来时各有不同,经过不同历练、不同「熟成」程度,又会蜕变成另一样东西,另一种性格:「很有趣的一个现象:老一辈人都爱喝经过较长时间的深烘焙、碳烧味重的咖啡,而年轻人大多爱果酸味重的;老派人都觉得酸度高的咖啡是坏掉了,殊不知这才是咖啡豆原有的味道,就如人出生时天真无邪,经社会历练磨平稜角;回头再看年轻人,纯真,就会被解读为幼稚。」

建筑系学生辍学追梦 那一杯Espresso 改变我一生

Gabriel亦爱旧东西,这些卡式带是他在不同夜冷店搜集回来。

当年Gabriel放弃读建筑学咖啡,作为长辈的父母理所当然不会赞同,就如两种无法混在一起的咖啡豆:「他们不明白,读建筑要见到成果,花太长时间,但咖啡及食物不同,可以即时试煮,即时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

入世了解人性

Gabriel说,在未喝那杯改变他人生的Expresso前,一杯咖啡对他来说,就只是一杯没有特别的咖啡:「那杯咖啡就如当头棒喝,原来一杯咖啡,味道可以有那麽多不同,于是踏入咖啡世界,这个世界令我明白到,要了解一样东西,就要走出comfortzone,亲身接触,才能真正了解它的本质,为了解咖啡,我不断试饮,年过千杯;为了解人性,我必须入世。」

帮客人找最爱

Gabriel的「入世」方式,就是在不同的咖啡店与餐厅打工,他认为这是接触到最多人的最佳方法,最后更自立门户,开了这间咖啡食堂。「我以前很自我,看人看事都很表面,现在我学会考虑到别人感受。我们这里没有menu,每个客人来到都要与我或侍应交谈,从沟通中协助他寻找店中最适合他的饮品、食物,当然不是每个客人第一次来都找到心中最爱。但我觉得寻找的过程才最重要,因为人生,就是不断寻找的过程。」你找到你一生的摰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