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卓云 贸战降温利下注 结构改革缔机遇

热度:170℃
范卓云 贸战降温利下注 结构改革缔机遇

备受市场关注的G20「特习晚宴」最终达成中美暂停关税战的共识,两国元首同意暂停加徵新关税,并立即展开贸易谈判,会议成果较会前市场的悲观预期略为正面。

双方官员各自表述

不过,「特习晚宴」后没有举行联合记者会或发表联合声明,两国政府官员各自表述,白宫明确提出「90天」的谈判期限,并警告在90日后若未能达成最终协议,美国将会如先前宣布,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货品徵收的关税税率由10%提高至25%。

白宫发表的声明也包括中国将向美国购买「大量」农业、能源、工业及其他产品,还透露已同意立即开始向美国购买农产品。对比之下,中国外交部的声明仅强调双方会继续谈判,旨在最终消除两国已宣布开徵的现有关税。

若期望两国元首仅藉一次晚宴会谈即可结束所有双边贸易争议,是不切实际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达成的只是框架协议。但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与白宫官员均强调,双方已同意立即开始关于中国强制高科技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及进一步开放服务、工业及农业市场的谈判,以期实现中国进行「结构性变革」。

中方对「结构性变革」的说法并没提出异议,看来未来90日的中美谈判重点不在关税问题,更棘手的议题在于「结构性变革」,当中涉及中国未来国企改革、开放市场、加强公平竞争等结构上变革细节,这意味着投资者仍须面对围绕贸易战的不明朗因素,未来数月市场将持续波动。

中美贸易谈判将进入关键时刻,为回应美方要求消除非关税壁垒,中国料将加快国企改革,为不同所有制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环境,以减少外国投资者对不公平的国家支持和市场壁垒的忧虑。

目前,中国正研究制订符合国际经合组织所提出的「竞争中立框架」国企改革计划,为国内私营及外国投资企业提供公平的市场准入环境,这正是中国深化市场改革及促进公平竞争的关键所在。展望2019年,笔者看好受惠于国企改革加速的优质内地国企股和债券,尤其是在近月因贸易战忧虑令估值被过度压低的优质H股和中国高息企业债券。

变化带来投资机会

贸易谈判的另一个重要焦点,是中国进一步开放服务业、工业和农业的时间表,其中包括市场期待已久的金融服务业开放时间表。在今年4月的海南博鳌论坛上,中国已宣布计划取消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及期货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工业领域的开放措施预计将包括加快开放外资汽车企业进入内地市场的具体措施。

新一轮的贸易谈判亦可能为推进结构性改革进程带来外部催化剂,除加快国企改革和开放市场的举措,G20峰会上中美也达成框架协议,中方同意採取更多具体的政策行动,以提供更妥善的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停止强制性高科技转移。

事实上,中国过去数年已成为专利申请的大国,增强知识产权保护对「中国製造2025」战略所推动的技术创新至关重要。

习近平在11月5日于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词中已宣告,中国将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以提高侵犯知识产权的成本。

北京将添刺激政策

鉴于外围不利因素将持续至2019年,近期经济数据亦不断减弱,笔者预期,中国政府将加推财税及货币刺激措施以推动国内需求增长。中国官方公布的採购经理指数(PMI)由10月的50.2下跌至11月的50.0,新增出口订单为47.0,已连续六个月收缩。经济下行风险上升,将促使中央採取更果断的宽鬆政策以减缓增长放缓的速度。

估计北京当局将会推出更多财税宽鬆措施,包括削减增值税及公司所得税,降低社会保障税务负担,增强对私营企业的流动资金支持。北京近日已提出新的宽鬆措施,让私营企业更易获取信贷融资,包括使用信贷风险对沖工具、推行再贷款政策、私营企业最低银行贷款额度以及定向降準等措施。

在行业策略方面,笔者继续迴避受贸易关税冲击的科技硬件和电子零部件出口企业,聚焦防守性较强的内需驱动,以及面向消费者的服务和工业板块,如电子商贸、银行、保险、旅游和食品行业,这些内需股受关税影响有限。北京的刺激经济政策料将促使明年基建投资增长回升,惠及基础建设、建筑、铁路建设和建材公司。

由于市场预期过度悲观,贸易战暂时降温支持风险情绪复甦。在美国市场方面,「特习会」将利好美国的农业、能源及工业产品公司;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及加快市场开放,亦将令在华具竞争优势的美国企业获益。早前因贸易战忧虑被过度抛售的新兴市场股债,特别是中国股票及债券,目前估值尤其吸引。

笔者维持在2019年增持中资股的观点,关税战暂时停火将使中国股票政治风险溢价收窄,未来北京加推刺激经济政策也将降低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估计人民币在关税战休战期间将靠稳,但其走势仍会受贸易谈判的进程影响持续波动,故维持2019年底美元兑人民币滙率为7.10的预测。

注:投资者应注意,新兴市场、亚洲和中国股票的投资表现可能极其波动,并且可能因多种直接及间接因素的影响,导致相当波动。这些新兴市场的特质可能导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本稿不涉及独立投资意见。

作者为滙丰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兼投资策略及谘询业务亚洲区主管,负责为亚洲私人银行客户制订区内各个资产类别的投资策略和主题。她每月为《信报》撰写专栏评论,逢每月上旬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