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卓云 贸易摩擦升级 防守避险看内需

热度:356℃
范卓云 贸易摩擦升级 防守避险看内需

随着美国与欧盟、加拿大和中国的贸易摩擦继续升温,环球金融市场已步入避险状态。美国将于7月6日起对从中国进口总值340亿美元的818种工业机械和设备徵收25%关税,预期美国政府可能于7月31日再就总值160亿美元,涵盖284种中国进口产品的第二批关税清单完成公众谘询,意味华府可能于8月底启动第二轮关税措施。

回应中国迅速公布就总值34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农产品和汽车产品徵收报复性关税,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可能公布另一批总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额外加徵10%关税。双方针锋相对,公开摆出强硬姿态,企图迫使对手在重启谈判时作出实质让步,这是惯常的谈判策略,但误判风险上升,在未来两个月贸易争拗噪音仍将困扰大市。

特朗普已要求商务部就欧洲进口汽车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进行调查,但在有关调查尚未完成之前,特朗普在Twitter发文,威胁可能单方面对欧洲进口汽车徵收20%关税。这是特朗普首次威胁就欧洲进口汽车徵收特定水平的关税。

短期来说,中美贸易纷争仍然甚为紧张,并有可能进一步升级,因此投资者宜採取更审慎挑选持仓的策略。华府可能公布加推更多保护主义措施,限制中国在美国科技行业直接投资和进行技术转移。根据滙丰经济师进行的情景分析,美国已公布的关税措施或会令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削减不多于0.1个百分点。总值500亿美元受影响的产品佔中国输往美国的总出口约12%,但只佔中国总出口2.2%(按2017年2.3万亿美元总出口计),约佔中国2017年名义国内生产总值12.3万亿美元的0.4%。考虑到中国大规模和多元化的贸易结构,预期中国将进一步分散其出口至亚洲、其他新兴市场、日本和欧洲,以减低中美贸易放缓带来的冲击。

重点配置美国亚洲股债

要迴避贸易战风险,投资者宜专注美中两国的内需板块。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内需贡献中国经济增长的九成以上份额,中国主要股票指数均偏重以内需为主导的板块,包括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和高科技企业、银行保险、能源、工业及电讯板块,这些内需板块受美国开徵关税的影响较小。事实上,MSCI中国指数成分股只有1%销售收入来自美国市场,大部分指数成分股都以本土业务为重点。

中国人民银行宣布由7月5日起定向调降存款準备金率50基点,将有约80%银行符合降準资格,估计是次降準将会释放7000亿元人民币流动资金,以支持债转股和向小微企融资,为中小型企业提供流动资金,应可缓冲与美国贸易摩擦升级所造成的外部冲击。调降存準率可让银行把部分过剩的存款準备金转而投入较高收益资产,有助提高银行盈利,将利好资金充裕和资本比率强劲的中资蓝筹银行股。为缓和贸易紧张局势及持续推进金融去槓桿收紧流动性的影响,人行很可能在未来数季再度调降存準率。在7月5日降準后,中国银行体系的存準率普遍仍处于12.5%至15.5%的区间,以国际标準而言属高水平,为2018年下半年再度降準提供空间。

同样地美国中小型企业特别受惠于特朗普推动本土优先的经济和税务政策,减税不但有助提高企业税后利润和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更有助鼓励美国公司进行回购股份和收购兼併活动。在环球多元化投资组合内,笔者继续超配美国和亚洲股票和债券,尤其是近日经过调整的中资股票和中国企业债券。中资股估值甚具吸引力,结构增长强劲,在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带动下,企业盈利前景理想,受贸易战风险影响较出口导向型市场和行业轻微。

人行不以贬值应对争端

6月份人民币兑美元大幅贬值,人民币滙率跌至去年12月低位水平,逼近6.7市场预期中央入市干预的底线,这引发市场猜测中国将会通过货币贬值来应对美国关税和贸易威胁。笔者不相信中国会以人民币贬值作为贸易战的报复措施,因为人民币大幅贬值并不符合中国促进金融市场稳定的经济目标,加上中国对其外滙政策会否影响全球和新兴市场滙市稳定非常警惕,尤其关注在美国加息和美元走强期间,新兴市场外滙能否保持稳定。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早前重申,中国不会以人民币贬值来应对贸易争端。

预期中美双方在实施第一轮关税后,两国很可能在今年稍后重启双边谈判,从早前的中美贸易谈判可见,通过增加中国进口美国农产品、汽车和能源产品的数量,减低双边贸易逆差的空间庞大。中国承诺大幅开放内地金融服务产业,包括迅速增长的银行、证券、保险和资产管理行业,这将为美国金融企业提供具吸引力的投资机会。在资本市场开放下,人民币国际化和外资流入A股和中国国债的步伐将会加快,中长期人民币可望受惠外资流入。我们预期美元兑人民币在2018年底将重返6.4水平并能靠稳。

 

注:投资者应注意,新兴市场、亚洲和中国股票的投资表现可能极其波动,并且可能因多种直接及间接因素的影响,导致相当波动。这些新兴市场的特质可能导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本稿不涉及独立投资意见。